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家富的博客

这是王家富(铁树)在纸质媒体公开发表过一些的作品。

 
 
 

日志

 
 

刘渐娥:诗行里的精神归所——评王家富诗集《我的河山》  

2016-08-13 14:16:43|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行里的精神归所

——评王家富诗集《我的河山》

 

刘渐娥

 

概念里的诗,莫名有种令人敬畏的感觉,似乎每一次的走近,都是一种亵渎。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大抵是惮于诗这种丰富的抒情性和功用性,我极少主动读诗,尤其是新诗。其中的缘由,除了对诗的敬畏,更多的是由于自身对诗的陌生。一个真正的文人或者说文学爱好者,应当是爱诗的,或者至少读了点诗。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连个真正的文学爱好者都算不上,顶多算个“伪文艺青年”吧!也因为这样,我几乎没有诗界的朋友。一次作家的聚会,偶然间认识了王家富先生。他融在风格各异的文人间,自然而贴切,丝毫没有“诗人的气质”可言。我所听闻的“诗人”,要么喜欢留着长长的发须在广场朗诵自己的诗歌,要么倾向于和现实或理想决裂,要么选择极端地活着或者安静地逝去……反正他们都个性突出,特色鲜明而眼前的这个质朴得近乎普通的文人,似乎很难跟“诗人”这个称呼挂上钩。席间得了本新出的《政法文苑》2015年第2期,王家富先生的组诗《干净的歌者》刚好发表在上面。出于好奇,我在返校的路上读了这组诗。扑面而来的亲切感“诱发”了我“回家”念头产生的同时,也激发了我对王家富先生诗歌的兴趣,于是连夜把从导师吴广平教授那里借来的王家富诗集《我的河山》读完了。与组诗《干净的歌者》那般,《我的河山》带着我在故山、故水、故人中跌宕起伏,最终归于心安,而这种心安往往是我返回有母亲的家才有的感受。我想,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共鸣吧!

皈依自然

王家富的诗歌和他的为人一样,自然,不做作,如同你在清晨感受到的第一抹阳光,散发着柔和的温暖。可能是通俗而艳丽的文艺作品带来的充斥感过为热烈,我格外珍视这种素雅文字背后的平和舒心。初读《我的河山》并不会让你领略到多少浓烈的诗情画意,只是让你心底泛起一层薄雾,淡淡的,你若不留心,甚而会轻轻逃逸。那些方块字的奇妙组合,总能让你放下戒备,在它构建的世界里找寻自己生活的影子。《我的河山》是王家富先生出版的第一本诗集,收录了60首诗。此前,他在大陆《诗潮《诗歌月刊》湖南文学》《绿风》、台湾《葡萄园》《海洋诗刊》、香港《中国文学》美国《新大陆》等内外53家文学报刊上发表过诗作。越诺尔兹说:“自然是我们的一切观念所生出的源头。”王家富先生笔耕不辍很大一部分原因当归功于其对自然的皈依感。

朱光潜先生认为:“诗以情趣为主,情绪见于声音,寓于意象。诗集《我的河山》中存在大量意象,其中自然风物是尤为突出的一类意象。“没有一种传授给人类的艺术技巧不是以大自然的作品为其主要对象的。”(英锡德尼《为诗一辩》)诗人对自然怀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因而他的笔下总少不了自然物象。“飞鸟”“炊烟”“尘土”“蛙鸣”“”“蝈蝈”……都是诗人状写的对象。《我的河山》收录的60首诗中,直接以自然物象为题的有28首,整本诗集直接或间接提及的自然风物就多达76种。其中,“山”“水”是诗人使用频率最高的两意象。在28首以自然物象为题的诗中,将“山”“水”作为中心意象的诗歌达10首之多。

山伴随着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富含历史和文化的因子。它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经典意象之一,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和演变,已经形成了独立的“山文化”。生活在远古时期的先民将“山”视为“神圣之地”,认为山是众神的聚集地,充满力量和神秘感。在文明的演进过程中,也衍生出了许多有关山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古往今来,中国文人都爱写山。文人们笔下的“山”已经超越了山本身的意义,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延续和文化的传承。王家富先生也爱山,诗集中更是不乏与山有关的诗行。诗人写山时,往往赋予山以情感和哲理意味。

不只是南岳,攀爬每一座山峰都是这样/要不然,山就不成为其山/攀登,也就失去了攀登的所谓意义//只是爬山的时间与同行不同/像我们这次徒步登山,怎么都不敢让人相信/如此暖冬的南方,金顶也有冰/悬风口//仿佛完成了一次时空穿越/从南方回到千里冰封的北国风光/上山,是向冰冻的山路靠近/冰雪精心包裹的山峰,是回馈冒险者的最好奖品//下山,要跨越最硬的那一道道封锁线/草鞋与冰爪,在这次突围中是立了大功的/尽管只攀爬二天,同行也没有一双好脚板/但是,我们仍婉拒了缆车,在南天门伸出的橄榄枝//那一刻,满是血泡的脚板读懂了山的雄伟和力量/那一刻,满是血泡的脚板收获了山的雄伟和力量(《南岳,上山或下山都是磨练》)

对诗人来说,南岳不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峰,而是气势和力量的载体。爬山的意义不在于海拔的高低,高度的变化,而是眼界的开阔与心性的磨练。诗人看似在写攀登南岳,实则着意于攀登人生之峰。在攀爬山峰时,我们会遇到冰雪,也会面临诱惑,但只要我们坚定信念,勇往直前,一定会到达人生的巅峰。

水是万物之源,与人类文明的进步息息相关。中华民族的先祖有依水而居的习惯,因此,中国人自古便对水怀有特别的情感,可以说,水与中华民族的发展相生相伴。基于这种历史和文化背景,“水文化”作为中国文化的一条支线逐步得到发展。水是中国古代文学中常用的另一经典意象,内涵丰富而厚重。在儒道思想中,“水”通常与人生态度和为人处世的准则联系起来。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孔子曰:“者乐水,仁者乐山;者动,仁者静;者乐,仁者寿。”在《诗经》等作品中,“水”还常与爱情同时出现。“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集《我的河山》也有不少写水的诗篇,如《三千亩碧波》《驯水》《黄河母亲》《湘江风骨》《湘江晨光》等。

赠你三千亩碧波/在你蹙眉,含苞欲放之际/风,自由地撩动你耳边的秀发/替我说出了,最想说的那句话/如果能够化身为鱼或插翅为鸟/亲爱的,我一定要做一粒幸福的情种/在三千亩碧波之外/静候你轻柔的足音和附带的那一瞥(《三千亩碧波》)

车过湘江,视线从手机移到车窗/湘江北去。雾霾弥漫,像滩涂一地的劣质牛奶/车流因此变得十分缓慢/湘江一桥像一头老黄牛,老当益壮,默默无言/时间的刃/像无声流去的江水(《湘江晨光》)

诗人所写之水都是流动之水,具有流动性和流逝性。《三千亩碧波》柔美灵动,流动向前为他倾慕已久的爱人传递相爱相思之情。晨光里的湘江水无声流去,不管车流缓慢还是急速,它只管往前,恰如孔夫子所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大自然充满了一种使人心平气和的美与力。”(列夫·托尔斯泰《一个地主的早晨》)诗人既状写自然风物,又师法自然规律。他把山的高远与水的深沉揉合进诗篇中,写山不是山,写水不是水,使得诗作充满田园气息的同时,富于情感的律动和哲理的意味,表现出强烈的对自然的皈依感。也正是这种皈依感,为诗集《我的河山》注入了自然的美与力,拓深了读者的审美感受。

钟情故乡

读王家富先生的诗像是开启一段寻根之旅,你的身份意识和归属感被频频唤醒,小到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旧物,大到记忆中一个民风淳朴的村落,似乎每一个景致都打上了“故乡”的水印,让你无法忽视,无从回避。“扎根也许是人类灵魂最重要也是最为人所忽视的一项需求”(西蒙娜·薇依《扎根:人类责任宣言绪论》)诗人将他的根深深地扎进了故土之中,因而他的诗总是沾染着故乡的味道。“诗歌”“故乡”“诗人”三者之间的关系,用他《重逢》中的诗句“我的选择,我的坚持,我的最爱/一直都是/以诗歌为中心,故乡为半径/这个圆,圈定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城堡”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农耕文明滋养下形成的华夏民族历来具有浓厚的安土重迁观念和落叶归根意识。因而,故乡在中国人心中不单单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更是一个存储着地域文化基因和个人生命体验的独特存在。故乡作为一个永恒的主题,存在于各种文学样式中。诗集《我的河山》也深刻地表现了这一主题,收录其中的60首诗有近30首是以抒发诗人的乡思乡愁为主要情感基调的。

思乡是诗人作诗的起点和动力,“为了阻止故乡/逃向深谷/我每天都在练习发声,指挥/东躲西藏的常见字/在他乡的屋檐/滴落的声响,很像老屋/一声紧似一声的咳嗽”(《我的河山》)。细读诗集《我的河山》不难发现,诗人花了大量笔墨呈现故乡的风土人情。《一只鸟飞过……》慨叹个人在故乡的成长;《故园旧梦》以蝈蝈、玉米林等为具体对象,书写对故乡的思念;《窗外》叙写童年在故乡的生活体验;《故乡的风车》凝聚诗人潮湿的乡思;《水边的声音》借乡音解乡愁;《驯水》做着圈养家乡水的梦;《播绿》寄寓诗人重建山青水秀故乡的愿望;《通途》表达故乡人见证“天堑变通途”的激动……诗人除了从正面直接表达对故乡的怀念,还从侧面表现了这一情感。“必须远离,霾纺织的势力范围/把城市的喧嚣商业的浮躁,和形形色色的势利眼/全都远远地抛在身后”(《我的桃花源》),诗人主张抛却城市的喧嚣、浮躁、势利,搭建心中干净、自然、和谐的桃花源。

住惯了木房子,对于水泥砖屋的排斥/不亚于同族对异类的各族各族入侵/那个时候父亲的强烈反对,丝毫削弱不了/钢筋混凝土的扩张步伐/那个时候,我还远远无法体会/守候一辈子土地的父亲,对圈子运动的/切肤之痛的感受/直到今天,尽管在城市的夏天/比蒸笼还闷热的日子,我还寄希望于空调/而不是像父亲那样,无比怀念木房子/怀念木房子的宽厚之心/仿佛天生的悲悯情怀,不过是一阵自然风/穿肠而过,涤荡着整日的忧郁/其实山寨人的开心、舒展与乐观/并不是与生俱来的(《穿堂风》)

《穿堂风》则更为直白地表露了诗人对城市生活某种程度的排斥:对水泥砖屋的排斥、对钢铁森林的排斥、对空调的排斥,而这种排斥的背后是诗人对故乡朴素、自然、舒心生活状态的怀恋和渴求。

除了思乡,恋家也是王家富诗歌的基本母题之一。诗人写了不少有关家和家人的诗行,如《被绑架者说》《早到的桃花》《远去的村庄》等。有别于故乡,家是一个更私密、更狭小的单位。我们每个人都有两个家,一个积淀着世代文明,一个承托着家族记忆。何为家?诗人有自己的界定。“其实这个地方朴素简单,是一个不起眼的标点/一个让亲情争吵不休,却从不伤及筋骨的地方/一个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地方/一个累了就睡,烦了就吼,倦了就息/还可以偶尔容纳老大不小的你撒撒娇的地方/朝这个方向望望,让人一想起就倍感温暖踏实/她们就这样星星一般地散布在某一旮旯的炊烟里”(《炊烟的呢喃》)。何处是家?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诗人对家的思恋,更具体地表现为对亲人的关怀和思念。《远去的村庄》重温娘疼爱诗人的感觉;《修葺房屋的娘》梳理娘对家的情感;《妈妈的幸福》分享妈妈初为人母的喜悦;《六年陈米》表现母亲对诗人深沉的爱;《古稀老母亲的手迹是一根根箭簇》言说诗人看到母亲手迹时的难过和心疼……

明明知道您已病逝/看着跟您一样蹒跚的背影/我仍然顺畅地叫出了声/在一声声“嗲”的呼唤声里/那个背影迅速钻进玉米林/又一个酷似老父亲的农民/在路边砍火红的高粱。我虽知您已离世/仍然大声地喊了一声又一声,“嗲——”/那张黑黑的脸,果然满足地应了我一句/“哎——”然后还还我一句反问/“你今天回不回家,吃饭?”/跟您在我的湘潭的这个家里一样,温暖/“嗯!”我满足地点点头,轻快的脚步/像在父亲年轻的荷包里,掏得一粒糖果(《仍然在梦里叫出了声》)

“明明知道……仍然……”“虽知……仍然……”两个结构类似的句子,展现了客观事实和诗人情感的冲突。诗人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补偿内心情感的缺失,只因为对父亲的怀念太过浓烈,以至于不断梦见像父亲的人,甚至在梦里叫出了声。

海德格尔曾说:“诗人的天职是怀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王家富先生是彻头彻尾的诗人。他钟情于故乡,正如他热爱诗歌一样,这两种情感同生共长。在诗人的世界里,故乡离开了诗歌就少了文化底蕴,诗歌没有了故乡就缺了情感磁场。

所谓诗人,不是艰涩字眼的搬运工,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般孤独的代言人,而是像王家富先生这样扎根于自然,扎根于故乡的思想者。现代人多追求诗意的生活状态,向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不知道这中间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不懂诗,更不懂如何诗意地生活,但我觉得,若我们读完诗集《我的河山》,能懂这诗行里的故土风情,懂这诗行里的精神归所,总该是触到了点诗意,离诗近了些。

作者简介:刘渐娥,湖南科技大学2014级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吴广平教授。

——发表在2016年第3期总第十七期《湘潭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