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家富的博客

这是王家富(铁树)在纸质媒体公开发表过一些的作品。

 
 
 

日志

 
 

【现代诗原创】病衣(十三首)  

2014-10-07 22:45:14|  分类: 原创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诗原创】病衣(十三首) - 王家富 - 铁树的第二博客

 病  衣(十三首)

     王家富

拜 读

 

慢,是对第一感觉极好的小说进入时的角度

是儿时吮吸水果糖时的那种慢

这慢,生起的悟性,却是极快的

像一道闪电,道破天机—— 
我一直写不出的诗歌啊

原来她们全都囚禁在这里

 

 

失 踪

 

小孩子的游戏真不好玩

譬如躲猫猫,当我终于找到她

当年的鼻涕虫,现已貌若天仙

实际上,这不能算是找到了

应该郑重宣布,失踪

一同失踪的,还有我,这个宣布她失踪的人

 

 

 你随夏至

 

随夏而至
除了脾气一发,就刹不住车的暴雨

还有你

伸过来的冰冷的手

和缓不气过的眼睛

我也一样

 

看着水涨船高风雨夜,一脸的无辜

盯着窗前的水帘子,怎么也看不透

不知道雨,她来自哪里

就像我永远不懂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真的像雨这样,仅仅只是停留一夏吗

我环抱自己,像雨打的浮萍

 

 

长脚蚊的自尊

 

每个人的自尊

是轻重不一的,譬如

你随意地亲了我一下

我也只是还你一巴掌,条件反射似的正常

火辣辣地,我又羞又痒

此生短暂,你为什么经不起这一耳光

 

 

坐井观天

开灯时,大伙都明晃晃地亮着,一层一层,一波一波

有的还伴有乐声或窃窃私语或打情骂俏或撒娇或打闹

一旦关了灯,黑夜就会转过身,给我一个彻底的黑脸

有时,也就是我实在顶不住的时候

真想给黑夜的黑一个耳光,狠狠地
事实上却是,不管有梦没梦,我总是最后一个

氽入日子的最深处

只有静,这个世界,只有静,铆在空空的顶端,等我

 

 

新闻后遗症

 

小偷入室偷窃发现小主人在家遂用海螺将其砸死

老婆在网上获悉后,连忙把床头

那只从海南带回来的海螺藏起来

手还颤抖不已,好像绘声绘色的新闻颇具身临其境的恐怖感

 

有人在车站砍冬瓜般地一顿乱砍无辜市民

网民在网上第一时间感受到恐怖的血腥味

纷纷支招,如果遭遇冷兵器的袭击如何有力反击

好像恐怖分离分子能按他说的出招拆招,像园里比武

 

恐怖分子用车辆装炸药在菜市场口引爆死伤无数

消息像一枚原子弹在广岛升起一团恐怖的蘑菇云

警察早已置枪高阁久矣

得令连忙重新拿起武器,荷枪实弹地守护着祖国的菜市场

 

如果只这样还是好的,诸不知大洋彼岸的美利坚的校园

经常在新闻里,把枪支下伤亡的师生的受惊吓画面转播

枪支早已入库的市民内心庆幸感还没有持续多久

自己的校园不再安宁,譬如横冲的车辆譬如行凶的刀具

 

有时,我看到某条新闻,只想闷在肚子里让她烂掉

告诉自己不过是一个恶梦,把我刚刚的小寐吵醒了

 

 

病 衣

 

只是一个冬季的分别,她就瘦得如此

怜弱,像葬花的黛玉,没一点儿人气

耳鬓

沾染上的不仅仅是病态的苍白,更有一团团

青痕,像是遭遇家暴的脖颈

看到有温度的手抻直筋骨

她的心不由一热,就滚出冰凉的泪来,在我的肘弯

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进去了

刚刚洁净的身子一碰到她的柔软

故事就潮水般地涌出

像感冒时,我被捂在厚厚的棉被堆里一样

——不知道到底是谁,病了

她带着我,活在人间,还要拼命地装点我的门面

一直到她,实在撑不住时为止

 

 

馥郁的乡愁,回家的灯

 

表情憨厚、造型诡异的

酒鬼瓶底

蕴藏满壶谷韵

沿着酉水河清澈的足迹,一路泛波一路高歌

 

一阵阵,来自美丽的大峡谷的绿风啊

带着粮食精的五谷情种

沿途撒播

偶尔沾染,我甘愿中蛊般,醉而不倒

 

背着酒鬼闯天下的小背篓

装不下酽酽的山歌,染红了她

纯洁的窗纸

窗前,有她亲手编织的那串风铃

哪怕离家千里,我总清楚地记得

临行前,那碗饯行酒的馥郁之香

 

这是亲人,留给我最初也是最刻骨的记忆啊

 

余留唇齿,回味无穷

我就这样带着她

净心
在异乡,在每日入梦之前

留给自己一滴馥郁的乡愁

留给自己一盏,回家的灯

 

 

 

你的唇

抚摸过的口杯,我一直在用

你走过的路,我的心一直停留现场

你看到过的招牌,我经常抬头打量

仿佛听见你说话的声音,温软的气息

“呼呼”地,扑打在我的脸上

 

你拄过的拐杖,我天天都等着

你指过的月亮我只有夜夜盼望

你搭建的窝,空得只有思念

好像我的脑袋,越走越远越没了主张

梦,冷得只剩下星星,闪着剑一般锋利的光芒

 

如今,我替你

再走一回

然后交给,一部诗书

像你粉墨登场时那样

 

 

我的怀念没有涨潮

 

眼看粽叶就要飘香了

我的怀念还依然没有涨潮

诗人的噩耗,却相继传来

 

死亡,是诗人留给读者,最后的诗行。绝唱

是一根硬骨头,嚼了千百年,依然可以尝出

那年甘草的味道

 

可是,请离诗歌远一点,怀念还没有涨潮

一个声音就响起来了

像是上苍,赐予诗人的一记耳光

 

 

月光如水

 

清风,朝出晚归,总在那个叫心的地方,报个到

然后才自由地远去,哪怕去再遥远的梦境

吃也安心睡也踏实,走起路来才两袖生风

有时,也羡慕别人打的那个酒嗝吐的那只烟圈,一根牙签

满足地打扫战场,在一场混浊的觥筹交错之后,月归之前

有时,也想尝一下纸醉金迷是什么味,也想趁月黑风高趟一趟混水

但一想起乡村的那轮明月,一直挂在父亲深陷的眼窝

想到每天报到的清风,水一般地映照着母亲殷切的目光

我就鼓不起湿鞋的勇气,我知道自己从家乡捎来的那掬井水

一旦遭受污染就再也不是井水了,怪不得,父母常对我们说

名节如水

 

 

月光如水

 

得花多少相思啊,才凝聚

成这泓清亮的回眸

夜太长

月亮不觉又瘦了一圈

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
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啊,终究熬不过

明晃晃的月亮

月光如水

持续不断的思念

像蚕吐的丝一样

缠得你透不过气来

现实还不允许你,举手投降


 

时间是一圈圈蚕丝吧,紧紧地缠绕我小小的窗

悲壮

突不破,只是一只

找到突破口的,才能化蝶飞舞自由

 

面对生活

我总是感觉不到阳光的力量,仿佛久置黑洞

已记不起

年轻时,轻快的模样

偶有沉淀,也是沉重的

像壳那样,影子一样地套在蜗牛身上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撒漏一滴光,助我绽放

但我相信,只有专心,才有可能钻出一道裂缝

就算此生无法取胜,横尸沙场

也是一份无上荣光
——发表在《湘潭文学》2014年第三期总第九册。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