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家富的博客

这是王家富(铁树)在纸质媒体公开发表过一些的作品。

 
 
 

日志

 
 
关于我

走走停停再走走。坚持,就会走出一条小路来。

网易考拉推荐

杨华芳弟子王家富的作品选登及评论(原创)  

2013-04-07 22:15:05|  分类: 原创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望苗乡
□王家富

 潮湿的火焰

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眼泪就像被烟曛得直流
生柴怕猛火,猛火怕柴多。父亲当年的俚语
此刻,又鲜活起来——

如今,我突然喜欢打量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
有一滴滴依赖的火焰,蠢蠢欲动
仿佛这样就可以找回失去的肩膀

岳父走时,还有一个父亲陪着我
父亲突然在一个凌晨远走,从此
孤独,前所未有地跟定了我

视线,随之模糊
就像手表壳
未能拦住,入侵的那滴水

 


     
在地面上翻看月亮

有时,她的心情是一轮朝阳
我可以不顾心跳加速的危险
靠近天堂。有时,她的心情像一面冷墙

再热的大手都捂不暖,迅速冷却的脸庞
那时我恨不得把一颗心掏出来
让徐徐清辉,洗去满怀的沧桑

其实我也知道,隔靴搔痒
就像猴子捞月亮


             
轮 廓

外婆的形象只是一个轮廓,安静的轮廓
渴望被静谧包围的轮廓
总被偏僻的山谷的坏脾气,打破

那个我没有来得及见面就逝去的大舅,像大山
遭遇的泥石流,一记猛虎掏心
让外婆失去了那颗叫心的支柱

其实,我也是从渐渐老去的娘亲身上,看到外婆
原本不清晰的轮廓的,像一个翻版
一个农家妇女,在泥巴堆里觅食的翻版

静静的,像那条从来不会嚎叫的小溪流


             


这一次玩躲猫猫,我再也没有找到哥哥
其实我明知他就站在我身后,但我回头
总是看到一股清风,在耳际轻轻地流

有时,我明明来到了荒冢的垭口
就是找不到那祭拜的坟头,就像
失散多年的兄弟总是在山路擦肩而过,却已认不出

我知道,有一种亲情,一旦化作生死别
就再也找不到忏悔的借口
就像生者,找不到进入地下世界的大门

一个符号,一个致命的隔阂


            
河流,一种软体动物

男人不像男子汉,就像大山不像山
成了一条,没有主见的软体动物
爷爷的形象很清晰,清晰到他的每一个形态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叮嘱
有时,一壶老酒,也唤不回一滴山民的野性
徒增一份,柔美的溪流

内心深处,却十分渴望自己也能像爷爷那样顶天立地
哪怕死神敲门
依然微笑着向落日挥别

把一个村夫的传奇,写得格外别致




   
吊脚楼里的笑声

爷爷把六合大门、向阳的板壁还有吊脚楼

再刷一层桐油

随后,旱烟袋里的烟就点燃了

金黄色的玉米棒子挂起来了

火红的辣椒窜儿升起来了

巴掌宽的腊肉吊起来了

学生的奖状贴起来了

袅袅飘起的炊烟里

有奶奶久违的笑

 

七十年前,爷爷手持锃亮的猎枪

活跃在湘川深山里痛打侵略农庄的豺狼

迎接解放军把家园解放

酉水河畔,竖起的吊脚楼排列在青山脚下

见证着密林里的苗寨茁壮成长

三十多年前,爷爷从公社手里接过

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在吊脚楼下诞生、长大的我

看着公路在寨门口延长

奶奶的笑声在我哭声里回荡

 

这些往事一直在爷爷的山羊胡子里深藏

一根胡子就有一个故事

醮着日光写春秋,和着月色耕华年

山里人勤春来早。踩着改革的鼓点把沉睡的山神

敲醒。山寨热闹了,清静了

乍暖还寒的小河,迎来送往。流淌着

不知四季变换的歌

一拔一拔人出去了,回来了

以苗寨为圆心公转,自转

他们总是唱着山歌、情歌......

 

那一行行晶莹剔透的雨滴淋湿的诗歌

在吊脚楼前的竹园里疯长

这一首首云散月现的潮湿的山歌

在对面的山坡上穿梭

苗寨越来越时髦

面对那些机械化现代化

怀旧的奶奶依旧固执

坚持要把土里刨出来的花生、玉米、辣椒、萝卜片......

挂在吊脚楼上陪同她一起晒太阳

她才露出满意的笑



     灯花,今夜失踪......

皎洁的月光,给村庄
涂抹了一层层银色
再忧郁的人,都将缓缓地
舒展眉头
一向严肃的父亲
何时哼起了小曲

是醉人的月色的诱惑吧
壮如牯子牛的小伙子们
褪去汗衫,浸入凉爽的溪水
有的倒在青石板上看星空
有的背着你窃窃私语
浪漫,在如水的月光下弥漫

母亲,早已摁熄了煤油灯
那报喜的灯花
偷偷地溜进梦乡
和我捉迷藏
让我醒来多年,还在回味
当年的月光



     椅子上的城阙

整个苗寨,就是一个家
散落在青山脚下,溪水两岸
就是一粒粒玉米籽
油光水滑的,身板十分硬扎
仿佛依山而建,寨子就是一枚钉子
牢牢地扎进悬崖峭壁
傍水而居,寨子的蛮劲
与湘水的柔情互为唇齿
勾勒出独特的吊脚风景
像千年古树的枝叶一样
偎得很紧,分不清麻姓还是吴姓
若是哪家遇上红白喜事贵客盈门
全寨的锅碗瓢盘桌椅板凳齐集一堂
就像一寨人看露天电影
散席后沿着椅子底下的
吴记龙记廖记石记麻记
一个个胎记一样的火把
像凯旋的士兵,各回自家的门


   
时光的味道

总有一些地名
乳名一样,浮现
在他人的怀乡美文里

桥头坳、犀牛洞背后、黄泥岭、裤裆田......
粗俗,却像粗粮一样让居住城区的人怀念
亲切,像弄翻的香水瓶一样到处是泥土的芳香

像是攀比炫耀,像是共振共鸣
像那时我们,从嘴里蹦出的一粒糖果
嘴角斜躺的白米饭粒或有引线的炮竹

还有香烟盒纸、外公讲的稀奇古怪的事
一律在那时的风里


有时还极其夸张地咂咂小嘴
仿佛初一品尝
高山野茶



   
挖野葱

 

石头像羔羊一样安静地躺在山坡上,看我
挖野葱
粉碎的野性的细末的绿色精灵
把这个关不住风声的故乡搞得香喷喷的

这滴滴源于大地深处的香、母亲特有的香
调动胃口积极性的香、汗珠滚动的香啊
作为点缀,更是作为点睛
在妈妈腌渍的酸汤里翻腾

让这座青黄不接的小山村,顿时亮堂起来
仿佛漫山遍野的石头就是活蹦乱跳的山羊
咩咩地温软着那棵纤弱的野葱
比天还大的梦想


                   

 

从苗山走来的歌者
               ——王家富其人其诗
                                     
 □杨华方

   
王家富是一个从湘西苗寨走出来的青年诗人,他的诗以一个少数民族青年独特的视角,反映的生活充满乡土气息,诗歌的语言憨厚,朴实无华,深深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其人敦朴实在

 

我最初知道王家富,是因他的诗。六七年前,我在编辑文学副刊时,经常在邮箱里看到一个署名为铁树的诗,我见他的诗歌虽然组合比较零乱,但比较清新拙朴,便打电话告诉他怎样从中选几首修改再发我。他反应快,马上修改发给我,作品发表后,他又不断地写,而且越写越好。大概过了一年多后,我遇到雨湖区管人事的领导,才知道他原是在湘西工作的苗族青年,早两年公开招考来湘潭的一个乡镇干部。

看到他本人还是发了他第一首诗二年之后。这期间又发了他一些作品。有一天,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到我办公室拜访。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白白净净,文质彬彬,见到我腼腆一笑,显得稚嫩。我就他作品里的一些问题又谈了自己的看法。他告诉我,原来虽然在大学也写了一些散文诗歌随笔什么的,偶尔也发表过,但真正意义上的发表文章,还是在湘潭,第一笔稿费是湘潭日报发的诗歌《三月的阳光》。自从湘潭日报发表他的诗歌之后,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自2008年以来,经常发表诗歌,后来干脆就用其本名发表文章了。

我说,你不能只满足于在湘潭的报刊上发作品,要把眼睛盯着湘潭以外的报刊,瞄准国家级的大报大刊。他那以后又往外投稿了,有一次他打电话告诉我,省刊《诗歌月刊》发表了他的一首诗歌。我当然高兴,记得那是2008年,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在省以上期刊发表作品。后来,他又在全国很多省部级以上报刊例如《诗潮》、《中国纪检监察报》、《文学风》等,还在美国的诗刊《新大陆》等国内外共53种公开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随笔三百余首(篇)。他的诗歌还入选《新时期湖南文学选》(现代诗卷)、《芙蓉花开湖南作家网2011年作品选》等12种诗歌选本。

王家富写作进步很快,加入省作协两年后,去年又加入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他为人敦厚实在。20087月,“湖南作协湘潭作家网”开通,我征求他的意见,能否兼任此工作,并说明没有报酬,纯粹是奉献。他满口答应,不讲任何条件。任“湘潭作家网”版主、站长、后台编辑等职以来,义务为我市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服务,推荐网友作品,推介本地作家,宣传湘潭文艺发展成果等,在他的热情推荐下,有不少网友都走向了作家的行列。此外,他还协助雨湖区文联创刊并编辑文艺季刊《雨湖》,从约稿到编辑、校对,然后给作者寄送样刊,一办就是4期。他还协助湖南作家网编辑年度作品精选《芙蓉花开》。同时,市作协的一些日常工作,他也积极主动,受到了我市文学界的好评。在市作协去年换届选举中,他当选为市作协副秘书长。

大概是前年的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他的一首诗在外面一个征文活动中获奖,有几百元奖金,他的意思是这么多年来,我给他看那么多诗,提那么多意见,从没请我喝过茶,吃过饭,这次要请我吃餐饭一起分享他获奖的喜悦。我说知你获奖就很高兴了,只是我要赶一个创作任务,吃饭以后再说吧。其实,这些年我与他接触中,也了解到他的一些家庭情况。他来自湘西一个比较贫困的苗寨,家境并不好,父亲因癌症去世,岳父也因急症去世。而他岳母又患重病,多年来花去了所有积蓄。妻子本已下岗,后在湘潭只好做临时会计,为回家照顾重病的母亲,又不得不放弃工作。他带着刚上学的女儿在湘潭,为了岳母的医药费用不得不节衣缩食。我想,这笔奖金,和他每次收到的微薄稿费一样,也许能缓解一下他家庭的窘迫。然而,尽管家里多有变故,他肩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他为人仍然乐观,你看不到他忧郁,他给你永远是阳光灿烂的感觉。

 

其诗敦朴厚重

 

文如其人,王家富的诗歌给我的印象与他人一样纯朴,清新简洁,意象运用相当娴熟,蕴意深刻,也与他默默承受生活的重压一样显得苍凉而厚重。

“如今,我突然喜欢打量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有一滴滴依赖的火焰,蠢蠢欲动/仿佛这样就可以找回失去的肩膀(《潮湿的火焰》)”这,表达了他一种精神寄托。当父辈逐渐与我们远离,难以阻止现状的改变,时间的流逝,就像手表不能阻止一滴入侵的水,无奈且悲鸣。“再热的大手都捂不暖,迅速冷却的脸庞/那时我恨不得把一颗心掏出来/让徐徐清辉,洗去满怀的沧桑(《地面上翻看月亮》)”此首亮点很多,月亮有圆缺,心情有悲欢,而“我”心疼月亮的凄凉,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让清辉洗去沧桑。写作手法很新颖别致,虽然诗人担忧的是别人认为荒谬的,往往这种精神却折射了一种大爱的悲世情怀。当然,也可以作另一番的解读,这只是借助于一个载体的隐喻。“其实,我也是从渐渐老去的娘亲身上,看到外婆/原本不清晰的轮廓的,像一个翻版/一个农家妇女,在泥巴堆里觅食的翻版(《轮廓》)”一首回忆外婆,当她的形象模糊成一个轮廓,在母亲身上作者看见了外婆的传承,淳朴的一位苗家妇女的形象跃然纸上。这样的诗句子还有不少,“我知道,有一种亲情,一旦化作生死别/就再也找不到忏悔的借口/就像生者,找不到进入地下世界的大门(《门》)”这一首悲情让人心颤,亲人一旦生死别,我们无门可寻遁。深深的缅怀之情。最后一首也是笔者颇为喜欢的一首,“一壶老酒/也唤不回一滴山民的野性(《河流,一种软体动物》)”蕴意浑厚,作品有一定的高度,以爷爷的秉性为突破口,弘扬一种湘西苗家人顶天立地的人品与刚劲不屈的精神。
   
在王家富的诗中,乡愁无时不在,就算是游记诗歌,也会自然地流露出他思念千里之外苗山故乡的影子,如《连绵不绝的绿,颇似我家乡》,这首诗从出发的路径开始着墨,再到“连绵不绝的绿色,颇似我的家乡,还有芭茅草/举着穗/或桃红或李白/那般轻柔颌首的神情/像极了我的父老乡亲”。很轻盈飘逸的一句,也许就是这似曾相识之物引发作者无限的故乡之情,亲切熟悉。在他的诗中,描写苗山家乡的作品中,这种情感就更加浓郁而自然了,如“
那一行行晶莹剔透的雨滴淋湿的诗歌/在吊脚楼前的竹园里疯长/这一首首云散月现的潮湿的山歌/在对面的山坡上穿梭/苗寨越来越时髦(《吊脚楼里的笑声》)”,“ 整个苗寨,就是一个家/散落在青山脚下,溪水两岸/就是一粒粒玉米籽/油光水滑的,身板十分硬扎(《椅子上的城阙》)”......
   
在他的诗里,还看到诗人天然的担当与忧郁,如《老街》:“
老街不老/昏黄的阳光/乜着眼打量/与古铜钱同色的墙/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熙熙攘攘/一幕幕/像电影倒带子似的,迅速退去/曾经的温热/一闪而过/打湿了今天的眼帘/不过廿年的光景呵/老街面前的河,已像老人/的眼一样混浊/孩子拨开杂草掩埋的路径/直达渡口/渡口,有一只麻雀/在跳跃着严冬/街巷依然不宽绰/像皱纹一样地横亘在/漏风的平房之间/昨天已不是昨天,今天已不是今天/ 都只是一个梦呵/星星一般/一闪,一闪......

当前,世界各国对自然遗址的保护都相当重视,但这侧重于在世界有影响的自然遗址。而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自然遗址却不能做到面面俱全。如一条古街,如一栋古建筑,它们也就不像大规模的具有教育与研究价值的遗址那么幸运了。时代的进步,文明的高度发达,必然会一个开发区紧接着一个开发区快速拆迁与建设。如此,年代久远的街道或建筑不可避免的遭到摧残或毁坏。这不仅仅是一条古街或一栋古建筑,而它们连接了数代人的情节。这是一种精神寄托,一种荒荒迷世里唯一情感的坚守或不舍。而作者所表述的一条老街以意象的表述为如风烛残年的老人,这样如老人的老街是有灵性的,它已把自己完全融入人们的情感深处。但是,这如老人的一条老街究竟能寿比何时?它也许会完全湮没在现代的步伐之中。惆怅的笔触,深情的依恋,尽显苍桑厚重。
   
总体上讲,王家富的诗还正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自然的笔法,情感真挚,沉稳平静,充满了想象。我们也知道,现代诗歌传入我国的时间不过百余年。当前对现代诗歌好坏的争议不断。但我想,现代诗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注重意象的描绘,一种是直抒胸怀的白话诗歌。王家富的诗歌有个性的一面,语句赋予创新,诗句纯粹干净,让人感受诗人的美丽情怀,深入浅出的笔触完美的承接转合。但在个别语句运用上没有很准确的拿捏到位。这就是所谓的轻盈说,这好比一个人在迈开舞步之处已经给了欣赏者以美感。现代诗还有先锋、朦胧、传统、口水诗等之说,相对而言,王家富的诗一如其人,比较传统,而收敛。纵观他的诗,意象与彩句不少,但给人的感觉总有局促感,词句的表达还需提练和精准表达。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不同凡响的生活会有不同凡响的作品。王家富来自苗寨,他有独特的苗家生活体验,也有以苗族人看世界的独特感受。我相信,只要他继续像这些年来一样的勤奋,扎进他独特的苗寨生活中挖掘,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会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我鼓励他下一步争取在国家级大刊上发表作品。他也认为,写作虽然并不以发表为最终目的,但是,创作的作品,能在大刊上发表,这说明你的创作得到了一种肯定,对作者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而更多的意义,也是取悦于自己的内心,一种精神享受。
    期待他有更好的作品问世。

 

       师傅杨华方简介:杨华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科大现当代文学客座教授。曾在《人民日报》和《中国作家》等报刊发表散文和长篇小说。已出版长篇小说等著作5部,选拍的电视连续剧有4部60余集。曾获省五个人工程奖、中国广播电视奖等。

弟子王家富简介,王家富,男,苗族现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湖南省作居湘潭。
——发表在《君子莲文艺》2013年2期(总第四九期)。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